<ol id="3nyuz"></ol>
    <p id="3nyuz"><nav id="3nyuz"><div id="3nyuz"></div></nav></p>
  • <td id="3nyuz"></td>
    <object id="3nyuz"><strong id="3nyuz"><address id="3nyuz"></address></strong></object>

  • <acronym id="3nyuz"><strong id="3nyuz"></strong></acronym>

    <track id="3nyuz"><del id="3nyuz"></del></track>
  • 黄页网址大全免费观看?胸_成年黄页网址大全免费直播_黄网在线观看免费网站
    當前位置: 首頁>踏歌尋夢

    文章來源: 《廣州番禺職業技術學院報》第368期 作者: 19財經學院沒事就愛瞎寫 圖片來源: 報社: 2021-04-22

    十月的風帶來一絲涼意,舊房屋上稀稀拉拉的瓦片似乎快要跌落,落葉有些疲倦地躺在冰冷的古老瓦片上,是熟悉的感覺了。林霖拿著手提包,走進這個破敗的小村莊,腳下踩過的都是舊相識的道路。

    “嘿,霖仔!”林霖順著聲音抬頭望了望前方,是他啊,呵。林霖停住腳步,拿出口袋里有些發了黃的紅雙喜牌香煙,熟練地為自己點了火,狠狠吸上了一口?;鹈缪杆黉仢M了整個橢圓形的煙頭,就像烈火與火藥的親吻,在最美麗的一瞬間,煙消云散。

    一輛奔馳牌汽車經過,帶過了一絲冰冷。男人走到林霖跟前,望了他一眼。 “最近降溫了,真冷啊,回去要多加衣服了?!蹦腥宋媪宋孀约旱能姶笠?。林霖瞥了男人一眼,漫不經心地抖了抖手上的煙渣?!笆堑??!蹦腥俗⒁獾搅至厥稚夏玫臒?,手開始往自己的衣服口袋伸去,但半宿沒摸出個所以然,樣子有些慌亂。林霖再次掏出那包香煙,拿了一根遞給男人。

    一雙顫巍巍的粗手接過了林霖的香煙,從袖口露出的傷疤,像蜈蚣一樣“爬”進了男人的軍大衣里。林霖不著痕跡地皺了一下眉頭,但很快恢復了平靜。男人把煙別在自己肥碩的大耳后面,帶著討好的語氣對林霖說道:“霖仔啊,聽說你在外面干了不少大事啊,千萬不要忘了兄弟??!”霜降的涼意肆意灌進林霖的褲管里,四處亂撞的冷氣讓林霖徹底心寒。男人還在自顧自地揉搓著自己的雙手,試圖將其中的寒意驅散。不過很顯然,北方的秋天怎么可能會有溫暖呢?

    “我這次回來是為了看望王叔,與你無關?!绷至剞D身就往反方向走,沒有半點拖泥帶水。男人怔怔地望著林霖的背影,臉上擠出來的笑意也開始變得僵硬。他眼眶中帶著絲絲細閃,看著林霖的背影,說不出一句話。

    昨天拂曉時分,下了場靜悄悄的雨,就像個委屈的姑娘害怕被別人發現自己的心思,只能選擇獨自啜泣。在山間的泥濘道路中出現了許多腳印,前腳跟踩著后腳跟,深淺不一。雨后太陽升起,山路旁的杜鵑花,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燦爛。而一縷影子呆立在了某個地方,任憑這化不開的淚痕一滴滴點綴在了心頭。

    “王叔,霖仔來看你了?!币恢豢萑~蝶悄然飛到了王叔的墳頭上,林霖不自覺中出了神。

    墳頭的主人是王叔,既是林霖的師傅,也是他的再生父母。他和王叔的相遇是在一次偶然的軍隊出巡。那天,王叔在偶然間看見了兩個少年在石桌上搗鼓著一堆擺放整齊的黑白石頭。出于好奇,王叔走到了他們的身側,想要看看這兩個少年究竟在干些什么。而讓王叔驚訝的是,白色石子擺放的位置亂而不雜,仿佛有什么力量牽引著它們層層聯系,黑色石子擺放的位置雖然盤根錯節,但卻在白色石子的周圍都有它的身影。王叔明白了,這是圍棋!忽然,眼前的這個穿花紋上衣的少年往這些石子里面放入了一顆橢圓形的光滑黑色石子,隨即,對面那個身著黑色T恤上衣的少年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少年的嘴角勾起了一個幅度,慢條斯理地說了一句:“杰仔,你輸了?!蓖跏逦⑿χ聪蜻@對少年,慢慢出了聲:“這圍棋中的全局戰略思想,你們把握得很好啊?!鄙倌晡唇浭朗?,好奇地望著站在他們身旁的軒昂男子,頭稍稍偏側了點。

    王叔是惜才的,想著兩孩子日后定會大有所為,于是便在尋得了他們的同意后,讓他們入了伍。訓練營地的日子很苦,每天都是做不完的訓練和測試,而他們最期望的是能夠在烈火與激情中不斷燃燒,實現自己的價值??缮倌陚兡睦飼?,火是會引上身來的呢?

    “這次有一次緊急救險任務,你們兩個明天早上七點和我一起出警?!蓖跏宕魃献约旱能娒?,對著林霖和劉杰發出了命令。王叔還剩下兩個月就退休,不是遇到十分棘手的任務,上級是絕對不會給王叔安排任務的。林霖和劉杰相視一看,不約而同地皺了眉頭。

    早上七點過后,劉杰才姍姍來遲,林霖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劉杰心虛地站在林霖身邊,什么話都不說。而王叔只是輕飄飄地看了一眼劉杰,竟然也出奇地不發一語,著實讓人摸不清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林霖在墳頭前蹲了下來,慢慢地從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些寫滿了藍色字跡的紙張,點上的火苗卻被殘忍的風吹得東倒西歪。忽然,一只手捂在紙張的風口上,機警的火苗便迅速“跳”上了紙張,黃色火焰在紙張上肆意游走,不一會,紙張便成了黑色的灰燼?!傲刈?,當年的出警,其實我是因為害怕才會遲到的?!眲⒔苊嫔n白,臉上掛著很多悔恨?!八?,就因為你害怕,就因為你懦弱,你才有理由讓王叔被火燒死在你的眼前,不是嗎?”林霖站了起來,低頭俯視著劉杰,眉眼中一些隱忍的憤怒遲遲沒有爆發。

    “不是的,不關我的事,是王叔他讓我這么做的!他說他這么一大把年紀了,死了也無所謂了,要我好好活下去,我……我就……看著王叔去做了掩護?!眲⒔艿氖峙こ梢粓F麻花,那雙丑陋的手在寬大的軍大衣下顯得格外滑稽。

    烈火與火藥的結合原本是最美麗的瞬間,卻未曾想過會在那一剎那間,煙消云散。在林霖和劉杰這里,烈火與火藥沒有結合,只是情誼在剎那間化為了灰燼而已。

    望著那堆已經被燒成黑色的灰燼,林霖在心頭只默默說了一句話:王叔,您走好吧。

    分享到
    18.2K
    踏歌尋夢
    • 上一篇
      2021-04-22
    • 下一篇
      2021-04-22
    返回頂部